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钱佐扬 > 国人最质疑的一句话,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国人最质疑的一句话,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改革开放近  四 十年来,中国以其贫瘠的经济基础,便宜的人力资源市场,一度为别国,主要是世界经济列强所侵入、所掠夺。中国爆炸的、素质不高的人口,成为中国提供给资本家们的廉价劳动力。中国发展初期,技术含量的低下,创新的落后成为西方在华投资掌控权的核心目的。中国站在自己落后的以农业经济模式为主的市场背景下,推销的只能是广袤的土地资源和衍生的环境。用以换取从低经济基础到高经济成长的就业、内需的落实与实现。这种畸形的经济成长模式,不可能对照到现成或现有的制约机制。这就是中国一整套工业的、商业的运行制度与监管制度无法与世界对接起来的主要原因。

正是这样的一些主要原因的存在,中国在制定相关法律与法规时,其效果往往与实际情况是脱节的。也造成了巨大的监管漏洞。

允许畸形资本主义经济体在中国的存在,又摈弃了相关联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的一整套监管体系,势必造成利益与利润的归属产生偏差。中国目前的经济现状是国家私有化被变成了私有国家化。国家企业的领导人就是名义上的股东们,他们有权支配资源,决定企业的成长。而有限责任的性质又规避了他们私有财产的风险。用句通俗的说法:企业赚了钱主要是他们的,而企业亏了钱主要是国家的!

所以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的发展埋藏着一种“权力经济”提升的实质。这种实质的产生是经济本身无法回避的。这就势必造成一批一批的企业借“进入市场”的幌子,在权力的庇护下不受漏洞百出的所谓法律与法规的监管。监管的不力不仅是放任了腐败的滋生,而且是唤醒了腐败的成长。应该说,这种现象还会在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一直存在。

而这种与畸形经济体成长起来的腐败现象,正是与中国原有的农业经济模式与生俱来的。在信仰缺失,价值观模糊,文化不被重视的当代中国尤其是如此!

经济模式的粗放型,创新的缺乏,中国经济的实体(主要是指制造业),它的产品的升级换代,它的大物流形式还将长期被国外垄断。从而进一步造成对资源的瓜分,对环境的破坏。中国将在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来以牺牲环境为发展代价。

如果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一旦停止了下来,中国社会将面临严重的问题。

中国国内经济总量的提升,拉动了区域经济的横向类比,形成了不同的经济带与经济圈!这种经济带与经济圈的产生直接拉动了所谓“权力经济”的出现。中国特色的“权力经济”将最终导致二个结果,这既不是市场经济,又不是计划经济,它是一个毒瘤,最终将摧毁社会公平机制,让腐败进一步蔓延,使贫富进一步加剧,动摇社会的根基!

综上,反思改革开放四 十年来的理论成果之一,即是中国人目前最质疑的一句话,那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在改革开放之始,在完全没有现成的发展经济的经验的前提下,相对于沉闷的计划经济体制,国家全民所有制“均贫富”的财富背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句话的初衷是想让一些胆大的区别于全民所有制的人先试起来。成为财富示范者!

但几 十年来的经验表明,这些所谓的“胆大的区别于全民所有制的人”,决不是一般的小手工业者或小手工艺者,这些“先富起来”的人完全是一些掌握、掌控着国家生产资料,社会生产资源的权力人物,只有进入了权力,或者懂得运用权力与之交易的那一部分人,才会捞取社会财富。所以这也是中国的富豪区别于美国的富豪的一个根本区别与基本特征。

美国产生一个亿万富豪可能需要三代人的奋斗,而中国产生一个亿万富豪可能仅需要三年!

当国家资源被一个人或几个人掌控的前提下,又不受监管的流动,这种财富的几何级数增长就不是天方夜谈了!

当然,“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句话的精髓后来被人概括成了“让一部分人先腐败起来!”。

所以,现在我们回过头看看这几 十年来到底是那些人“先富”起来了?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先不管他是男是女,也不管他身处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但绝不是像大众这样没背景、没后台,归根结底没权力的人可以跃跃欲试的。“富起来的这一类人”,在中国这样的社会结构复杂的前提下,在中国社会这样的从农业经济模式转变而来的不发达背景下,加上行政的不透明,腐败现象是不可避免的。而腐败的滋生虽然动摇了社会公平原则,却客观上降低了行政的成本。这就是中国不伦不类的所谓“市场经济”(即权贵经济)的现实性及客观后果。

公民对资源的占有不公,或者称之为资源流动的无常无序就会滋生腐败!

推荐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