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钱佐扬 > 关于上海、关于学者的一段文字描叙(长篇小说《蜕变》(引子))

关于上海、关于学者的一段文字描叙(长篇小说《蜕变》(引子))

东海之水远近呈现不同的颜色。次第说来,远眺为深蓝,仿佛天际摆下来的一面镜子。近为淡蓝,虽也涌浪,则像是被人为搅混起来的。之后它便向混蓝与泛黄的界限过渡。

那海平面下礁石犬立,波涛暗涌,呈现一番不为人所见的搏杀景象。事实上,东海市的外形正象一只蛰伏着的巨鳄,守着很好的位置,虎视眈眈,吞噬着蛇、虫、鼠一类的动物。它的位置真好,其危险也成了某种对外界的诱惑,那些可爱的小动物都是以这种心境跳到它口中来被吞噬的。最后变成一堆沙滩上的残肢败体被大浪涌起卷走。  

这些不幸的躯体里也流淌着我们学者的血!他们正是这个时代里的爬行动物。在水里他们受煎熬,在岸上他们看风景。还好水倒映出的是岸上游走的美丽女人。女人模仿着水的姿态流动,倒映出她们的裙摆,汇成一支歌,一部戏! 水也因此温情浪漫又祸事不断。

它没山就少了高瞻远瞩,看不到较远景致的人视野往往平实,心智则多投机。它地大,胸襟就不可谓小,见多,认识就无所谓缺。但它生性多疑,就成了耐忍怯场的性格。它靠挖湖垒起的“山脉”实构不成山形之雄,地势之险……这是它无人文个性而抱憾的地方。又是它建造摩登广厦拼命往空中去挤的情愫渊源。水是它的一根迷走神经,它因水而柔情蜜意。它将那杭州的湖山与苏州的园林收来纳入了自己的地盘。水景里的橱窗象一条财富之河,飘落着那个时代的金枝玉叶也堆垒出一个时代的玉簪悲情。看风流雅士倜傥,娇媚淑嫒斗艳。哗哗金银与股股祸水杂陈其间,把这里的天抹成了一道金黄色。   

东海医学院就坐落在这城市的心脏地带。用个医学的比喻:那堆血管代表了城市的交通。那心房则是华丽的市政厅。那肺活量则是指宽阔的绿化带。那湖泊则是女性生殖器,那大厦则是男性生殖器!如今这城市都被钢筋混凝土包围了起来。学者的阳刚也在那坑坑洼洼的脸上出现。阴阳平衡,国泰民安。那阴气收敛于皎洁的月亮,那阳气又汇成了阳刚的太阳。     

东海医学院正是那阳盛阴衰的城市的一轮下弦月.

-----引 自反贪小说《蜕 变》走之 引子

之 引 子 反  贪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