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现在一提到文化与文化人,己经没多少人愿意去关心他们、关注他们了。过去一提文化人,大都会让人联想到作家。现在文化人的概念不光张牙舞瓜。还可能因肥厚、大嘴皮、多脂肪等不雅的形象…。让人恶心起来。

文化因为有了诸如“肥厚、多脂肪”等内涵的补充,使得文化这种概念则有了更广泛的身体外延。

如今,贩卖文化多得就象上海的早晨那些马路上卖大饼油条的小贩。若你当街一吼,一定整条街上的人都会回头或者互看。以为你是在叫他们中的某一位衣着光鲜的休闲之人。

或者正是由于近些年,许多文化人的无聊,或者说又是因为真正的文化人不愿多说,自封的、大兴的、很二的文化人才会满大街溜达。才会让人们对文化与文化人的许多记忆提不起劲来。对与文化有关的话题也“瞌睡”不已。

现在好了。电视解放了文化人,却解决了文化!都知道作家与文化人还有些不同。文化人只玩文化,作家却要玩思想。不过正是有只注重文化不注重思想的电视节目的召妓行为,才让易中天、于丹等人成了作家。

陈文茜是不是作家,当然不是!她是不是文化人?当然是。因为电视玩的是文化,电视里的主持人当然也算“文化人”。几天前获知上过几次电视的凤姐,也开始自称自己是文化人了。那么,陈文茜在电视里都“苟活”了这么多年了。她应该比凤姐更有资格去称之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文化人”。

说真的,陈文茜女士与她在凤凰卫视里的那档子“解码陈文”的节目,过去还真没好好注意过。不光是认为那些节目,与别的节目重复。所爆“内部消息”也绝不靠谱。东拼西凑、补补缝缝不说,“解码”的立意之浅、拖沓、落伍,常常贻笑大方。加之陈文茜婆婆级的主持风格,也让人慢慢瞌睡不已。

可能陈文茜考虑到自己早不该在电视里混下去了。电视观众也离她,离那档子“解码”愈来愈远,她学起了台湾另一个更不得意的文化人李敖的做派。谁红骂谁!谁红糟蹋谁!逮谁骂谁。这都不要紧。可陈文茜在此次“香港书展”上几次借李敖之口几次正面攻讦八零后的小韩寒,却让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观众要问,陈、李二人,你有什么资格攻讦韩寒!

试想一个五、六十岁的台湾文化人陈文茜,又以主持人、作家的身份自居,她又去搬出另一个七、八十岁的台湾文化老人李敖,用李敖的一些言论来说韩寒“没文化”,动辄说人“放屁”!来居高临下,来张牙舞爪,来教导一个三十岁都不到的文化小男孩!这种骂别人带自我炒作的拙劣方法,不光技术变形、落伍,而且策略、方法下做。让人很不屑。

这种双簧,反而维护了小韩寒,一个文学小青年的思想厚重。

另一方面,陈文茜与李敖父子的肉麻互捧,肉麻吹嘘,敲锣打鼓也让人牙酸。一边是打人、磕人。一边又是捧人、抬人。人们同时看到了一个人的两种表情。但其语言的贫乏,思想的苍白无力!几乎都到了令观众哑言,逻辑可笑,语言不通的程度。

本次香港书展,老李敖把小儿子,一个长相羞涩的,十七岁的乳味未干的李勘,让陈文茜给带着,给带进了香港书市来露面。借着陈文茜与李敖的关系,帮李勘,也帮李敖来推销小李勘的书。推销也得实事求是才行。可陈文茜一边在狂跩韩寒,另一方面,又在给李勘喂奶、吃糖!

她对待李勘与对待韩寒,为什么就不能公允一些,公正一些呢?那李勘又不是你陈文茜的儿子?那韩寒又不是你陈文茜的仇人!

最让人喷饭的还是李敖抬、吹,称赞陈文茜的一些文字。和陈文茜回敬、抬、吹李敖的一些文字。如果那是二人在私信里面互相吹捧,玩肉麻也就情有可原。但是把这些文字都公开出来。让人们目睹,就不免让人牙酸、胸闷不已了。

李敖一再称陈文茜是“台湾最聪明的女人”。陈文茜则抬李敖高到了“庙公”“大师”的名头-,这种互相吹捧我甚至于还认为太霸道了些,全然没有考虑到其它聪明台湾女人、愚蠢台湾女人的感受。而这样的抬轿子,也实在是贬低了更广大的台湾女人。至少在我看来陈文茜的文笔赶不上陈映真、龙应台。电视节目也做不过候佩岺、徐熙媛、徐熙娣。她的人气很有限。就是这么一位根本谈不上出类拔萃的电视文化人,竟被人披上了“台湾最聪明的女人”的称号…。

足见台湾文化人的多元。鉴于此。考虑到罗玉凤也是一位新崛起的电视红人,那我也会学着别人的风格宣布,电视红人--罗玉凤小姐可以被称之为大陆最有魅力的文化人-。

                                             别人不信,反正我信!

话题:



0

推荐

钱佐扬

钱佐扬

54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大陆知名小说家、诗人、国学智库,海外艺术家联盟'。曾在上海市委机关下属企业任职。著有长篇小说《蜕变》(上海文汇出版社)(2015年)、《昙花》(作家出版社)(2017年)、《大江奔流》(上海远东出版社)(2019年)等。其中《昙花》已被翻译成日文、西班牙文等。

文章